E-Mail  |  
 Sign In  |  
 Home  |  
 繁體  
2018-12-11 
Chinese Christian & Missionary Church
Short Term Missions
Lima, Peru 2012

中國基督徒值得注意的宣教工場—秘魯

秘魯位於南美洲西岸。西瀕太平洋;面積一百二十八萬五千二百一十五平方公里。約為中國全面積八分之一,也就是說,八個祕魯就相等於一個中國之大。但秘魯人口不多,只有二千八百多萬,其中集中於首都利馬的居民超過九百萬,很快就會達到一千萬。因位處火山地帶,時有地震,故很少高樓大厦。以前只准建築四層樓,如今建築技術進步,可以建八層樓。首都面積廣濶,正在接洽請中國幫助建築地鐡及通往全國的快速火車路,中國人將會越來越多。如今有華裔血統的老僑及華裔約五十萬,新中國成立後才移民來的新僑也有五十萬,後者人數會不住增加,是一群非常需要福音的聽眾。

秘魯是拉丁美洲最後一個脫離西班牙統治的獨立國,由JOSE DE SAN MARTIN 將軍於一八二○年七月二十日宣佈獨立並率其部屬於一八二一年至一八二二年間奪得政權。當時全國人口只有二百五十萬,每平方公里不到兩個人。所以急需要大量勞力動力,剛於一八四○年英國向中國發動鴉片戰爭,一八四二年訂立南京條約,割香港。開五口通商埠。廣州市是最主要的中心,很多窮人想出國賺錢;秘魯當局看見了人口增長的良機,便到澳門吸收鄰近的香山縣(後來的中山市)的客家人來秘魯。第一批被招募來者條件優厚,預支一年薪金,還有一套制服,乘三桅帆船,航行了一百二十天,才在一八四九年十月把七十五名華工送抵介休港登陸。大受歡迎,他們把好消息及全年薪金托人帶返家鄉,哄得同鄉們大量簽約來秘魯。可是從此便被西班牙大地主欺詐虐待,稍有反抗,即遭毒打。一八五○年至一八七四年間,共有八萬七千七百四十七名華工抵秘魯,途中死者逾萬,屍首抛入大海。後來的華工因為不懂西文,簽收一年人工,其實一塊錢也沒有。他們的工作是挖沿海島嶼的鳥糞,築鐵路,開礦山,種棉花及甘蔗等苦工。又因為太平天國起義失敗,花縣慘遭清廷剷村殺長毛之鎮壓,大批移民往秘魯作苦力。因為這批壯丁,多是曾參加太平天國,故不甘忍受苦辱,於一八七○年九月四日,在秘魯爆發大規模暴動;拿起鋤頭,大砍刀,及搶來的武器,一夜之間,烽火遍達數十平方公里。秘魯派出三百名武裝軍警大力鎮壓,起義者前仆後繼,近萬起義者,不敵警方犀利的火力,逾半數戰死沙場,少數人逃入深山野嶺,大多數被俘淪為苦役。秘魯下令不再輸入中國勞工,清廷也同時禁止華工輸往秘魯。但在一八五六年英國鐵路公司開始投標了在秘魯築鐵路,需要大批華工。一八七○年九月之華工大暴動,斷了英方廉價勞工之來源。乃於一八七四年逼秘魯派專員求見李鴻章,由英美兩國幹旋,於一八七四年八月七日在天津簽訂中秘通商友好條約,改善華工待遇,給與自由謀生,及出境入境便利,但要到一八八三年至一八八四年才正式實現。一八八四年(光緒十年)清廷派光祿卿,鄭藻如出使美國,西班牙,及秘魯三國,六月抵達,聯絡到七萬僑胞,組成通惠總局。這個組織相等於南洋星馬泰,法屬安南,荷屬東印度(印尼)之會館,公所與善堂。發揮了僑胞守望相助,患難相扶持的作用。使華僑有機會發展工商業,甚至在利馬還發展到八大商行,及中華航運公司。第一艘遠洋商船名嶺南號是中山馬溪的客家人謝寶山集資經營的。其他華僑經營各行各業,大小生意,賺錢不算太難。而當地大多數非西裔貴族之當地人士對華人也沒有歧視。看見華人商業成功,大多數人都對他們都比較尊重,而且歡喜看他們打算盤。一九一九年秘魯貴族地主隨着美利堅及墨西哥國等排華,本地華裔亦損失慘重。事後中國與秘魯交涉,秘魯也願意賠償一半損失。華僑因見在秘魯謀生較易,不斷有新移民定居,成了新大陸半球的華僑人口第三位之集中地,僅次於美國和加拿大。廣州前嶺南大學校長鍾榮光先生也曾來秘魯募捐興學,許多僑商也送子弟到嶺南大學或附中就讀。當地華僑也成了中國政府爭取的對象,與全球各地的華僑相比,秘魯的幣制SOL(大陽元)比南洋幣值較高又較穩定,排華的煎熬也比較不太慘酷,所以廣東同胞聞風大批而來。最早成群結隊來的是南海,番禺,順德,繼而是五邑(台山,開平,恩平,新會,鶴山)。接著是香山居民國後改中山)的客家人,即是孫中山先生的鄉親。道光二十年,太平天國失敗後,花縣慘遭剷村之患,楊輔清與黃德滋率眾遠赴美洲及澳洲組織洪門,繼續在海外反清。有洪門壯丁數千人亦來秘魯作苦力,這是秘魯早期的廣東移民,他們卻是英雄好漢,勤奮開拓,奮鬥自強,下一代也勤奮向學,考進當地大學,力爭上游,至今仍保存這光榮的傳統。



盧光臨牧師

盧光臨牧師喜歡信徒叫他盧大叔,已七十多歲,現仍在南加州橙縣華人宣道會擔任牧師,決定在今年年底正式退休,實現他海外宣教的負擔。本來他把以色列定為優先宣教工場,因有老朋友王章建長老在該國創立了華人宣道會,他們都是前越南華僑。

盧牧師多才多藝,能操廣東話,普通話,越南話,英語,亦稍通法文,容易學西班牙文,曾在台灣成功大學土木工程畢業。返越南後,擔任越戰時期1965-1975的國家軍工兵上尉,主日和週末又過來義務替西教士傳譯華語與越語。他有音樂恩賜,能彈一手好鋼琴和風琴,也能指揮大詩班,歌喉也不錯,可以領唱整本宣道會福音詩集及一些著名聖詩。除了能在主日証道,還歡喜作個人談道及逐家派福音單張佈道。直到1975年越戰結束,被新政府關進集中營受磨鍊多年。以後蒙神開路,被釋放並去了台灣,再申請去加拿大神學院留學,畢業後再申請來美國加州開荒牧會到今日。

盧大叔從張志江牧師獲悉秘魯之需要,而且對象多是廣東人。因為自幼和張牧師一同長大,深信張牧師為人誠實不虛,張牧師年逾八十多歲,師母也七十九歲,他們一同去秘魯作為期五個星期短宣回來,他因此大受聖靈感動,願意在退休後前往秘魯宣教。如果他能適應當地環境,希望能每年兩次,每次三個月去秘魯。張牧師正努力勸他趁著還有十年八年工夫,還能走動,不如每年三次赴秘魯短宣。每次三個月,只留一次三個月給以色列,因為當地華人勞工人數漸漸縮減,而秘魯正如旭日之初昇,前途無限,華人人數越來越多。請蘇弟兄夫婦,司徒弟兄夫婦,李弟兄夫婦,小梁,小鄧和全體利馬華人宣道會之弟兄姊妹熱切為盧大叔代禱,求神感動和使用他,能在秘魯服事,在老年最後的一段日子,仍能為神盡力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