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  
 Sign In  |  
 Home  |  
 繁體  
2018-12-11 
Chinese Christian & Missionary Church
Previous Sermons
願祢的國降臨


馬太6章10 節;提前2章4 節

我們所信奉的,是一位全能全智又慈愛的神,但在這世界上,我們看見的卻有許多愚昧無知的人;智愚差別很大,貧富非常懸殊的不平等而又令人痛心的事實。那是因為人的始祖亞當犯罪後,罪惡做成的惡果。

這次貴州雲南少數民族之旅,我看到了上帝所創造的那美麗絶倫之大自然的風景,也見到了一些少數民族之貧窮,愚蒙之可憐情況,今人唏噓疾首。看到那些在貴州山區的梯田彎腰插秧的苗家和白族的農民們,使我想起了少年時曾唱過的"苦命的苗家"那首民歌,歌詞說:苗家要活命,天天低頭忙…忙到腰酸骨頭痛呀!到頭來沒有一粒糧。我們也探聽到有關哈尼族的一些消息,他們只有自己的言語,沒有自己的文字的。青少年人都力求漢化,能操漢語。只有年老的一代,不黯漢語,才只講哈尼族之方言。但這一代人不久便會過去,他們是少數民族中的賤民。他們的工作多操低賤的職業,少女們多操按摩,少男們多操下役。人口約三十五萬。西雙版納之哈尼族名叫愛伲族,是屬哈尼族的一個支派。其他哈尼族人絶大部份集中於紅河哈尼族自治州及江城哈尼族自治縣,在寮國豐沙里省之阿卡族也就是中國的哈尼族。此外有西雙版納附近之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當地的少數民族除了大理的白族及西雙版納之傣族文化程度比較高之外,其餘都是又貧窮又落後的。居然曾有些自邊境來的愚蒙無知的糊塗少數民族,在街邊公開叫賣從金三角帶來之白粉,十元一小包。站在旁邊的警察還以為他發神經病,因為在中國販毒是處死罪的。後來有人證實,真是海洛英,於是警察把他拘到警局,下落不明。難怪在少數民族地區,流行著這樣的楆語:治貧先治愚,治愚先治教;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面對這廣大群眾的需要,絶不是一兩組短宣可以幫什麼。我們應該配合開辦希望小學及掃貧運動,先教他們計加減數吧,他們有些連一到十位數都數不清的,然後再慢慢把福音傳入民間。最令我驚奇的是在與雲南省接壤的緬甸邊境第四特區緬甸撣邦東部民族民主同盟,其總司令竟由中國廣西壯族林明賢擔任負責禁毒及治安工作,成績很好,大獲聯合國禁毒執行主任之讚賞。人民幣成了中緬,中寮,中泰及中越邊區的主要共同貨幣,一如美鈔,因其幣值在這次經濟風暴中屹立不動。

面對這眾多尚未得聞福音的少數民族,看到了廣大群眾的需要,反觀個人的力量是何等微薄,真感無能為力。到此我才體會到戴德生當年在中國為什麼說過這樣的話:假如我有千條生命,我決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假如我有千萬英磅,中國可以全部支取!是的,中國的需要的確是太巨大了。

聖哉!聖哉!聖哉!那首聖詩的作者REGINALD HEBER 1819 是一位英國的牧師,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詩人。他也曾寫一首噲炙人心的宣道詩 FROM GREENLAND'S ICY MOUNTAINS,我們基督教的文藝高手劉廷芳和楊蔭瀏兩位把第三節合譯如下:我眾已蒙天賜恩,享受聖智光明,豈可見人


張志江牧師自二○○○年開始,每年都深入哈尼族及雲南、北越、老撾各地邊區,探訪及幫助少數民族建堂,已有更詳盡的傳記。